中行旧忆
点击量:2168 2013年10月11日

  王立扬见到我们非常高兴,第一句话就是“娘家人来了!”王老的女婿偷偷告诉我们,听说中行的同志要来,老人家激动得一宿没睡好。虽然年近90高龄,但王立扬依然身体硬朗、思路清晰,在他的讲述下,我们的思绪也慢慢回到了昔日的岁月。

  入行经历

  我19岁就进入中行工作。说起入行的经历,也蛮有意思。我从浙江省商业专科学校毕业后,先在英士大学会计科当职工,因为性喜交际,结识了不少朋友。1944年,一位合作金库的老职员告诉我,中国银行在招考,要不要去报名试试看。当时因为抗战,中行杭州分行已经搬迁到龙泉,招考消息都是不公开的,只有几个熟人口口相传。我就搭了另一位朋友,中央银行总务科科长的便车去“赶考”。

  笔试完后是口试,由杭州分行行长金润泉亲自主持,当时他问了我两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考中国银行?银行的待遇并不好、生活也很艰苦,你有准备吗?我说,我知道在银行工作辛苦,但是自己学的行当就是这个,所以要报考中国银行。

  考试结果公布后,我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进入中行杭州分行。先从“练习生”做起,每个月拿8块钱的工资。后来慢慢跑外勤做调研,了解棉布市场、粮油市场等价格行情,编制我们行的“物价指数”。

 遭遇日本兵

  1945年日本投降后,我们于当年9月份从龙泉迁回杭州。刚到杭州时,马路上的日本兵都还神气活现的,穿着高筒皮靴在街上列队走来走去。到十月底天气渐渐凉了,日本兵也像霜打的茄子无精打采了,一批批的日本妇女先后背着包裹返回国内。日伪政府的银行在南山路,还是我们跑去接管的。

  期间还发生了一件趣事,回杭州后我们住在中山中路149号的中行宿舍,抗战期间这儿曾被日军征用作医疗机构。当时我跟同事廖清心一起住在二楼,二楼天花板上有个方方的天窗。两人都年轻气盛、好奇心强,有一天为了观看升旗爬上天窗,赫然发现上面还有日军留下的手榴弹。我们就把日本鬼子叫来询问,他们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威风和跋扈,连连向我们鞠躬道歉。

 中行就像一个大家庭

  中国银行有自己的特色,而且特色非常鲜明。

  当时中行员工都配备了统一的制服,在众多银行中独树一帜,非常洋气。我穿着行里的中山装回老家时,大家都啧啧称赞,夸衣服考究。在中行,我还结识了我的爱人何秀华,她也是杭州分行的第一名女性员工。我当新郎倌时,因为经济条件限制,也没购置什么衣服,穿的就是行里发的一身进口“麦尔登”呢料制服。

  当时行里学风特别好,工作之余大家常常在一起学习外语、会计等。特别是外语,因为中行搞外汇业务,对外语重视,行里特地聘请杭州城内的外籍牧师早晚教授英语,我们常常相约去青年路的教堂学习。行里还经常组织员工出游,在旅游中增长见识、增进交流。莫干山、西溪芦花荡……都留下了我们的脚印。中行别业在西湖边,我们还经常相约去西湖划船、游泳。

  1951年中行杭州分行并入人民银行,我也随之结束了在中国银行的岁月。虽然我在中行的时间并不长,但中行就像一个大家庭,同事之间相处和睦,感情深厚,家眷也往来密切,互帮互助。在我心里,中行永远是我的“娘家”。

中行员工合影老照片

中行员工在网点旧址前合影

来源:中行浙江省分行 编辑: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