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证实务角度下的反洗钱风险防范
点击量:6178 2017年05月04日

随着全球贸易加速一体化,国际贸易和国际结算业务中经常伴随着洗钱现象。这些洗钱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其不仅损害了金融体系的安全和金融机构的信誉,而且极大破坏了正常的经济秩序和社会稳定。根据新巴塞尔协议,我行反洗钱内部规章制度对反洗钱工作做出了具体合规操作方面的规定。由于信用证操作规则UCP600的特殊性,洗钱行为都深深地隐藏在各种交易细节中。如何防范洗钱风险一直都是国际结算单证人员不得不面对和解决的问题。笔者尝试从单证实务角度,挖掘构成洗钱的常见疑点及其识别方法,进而深入探讨如何采取有效措施加以防范。

  参与角色
  一笔信用证业务的发生,至少包括受益人、开证申请人、开证行和通知行四方角色参与。再复杂些,甚至还包括偿付行、转让行、第二受益人、第二通知行、付汇时涉及的账户行、议付行或其它对单据叙做融资的银行,如福费廷包买行等。再加上所涉及运输的船运公司、航运公司或货代公司,以及收货人、发货人等,众多角色参与其中,且往往很多角色位于不同国家,彼此处于互不了解状态,再加上UCP600一直强调信用证的独立性和抽象性,这些因素客观上都给洗钱行为构成天然的保护屏障。针对以上背景,单证人员在办理信用证业务时,不能仅从单据表面审核是否相符,还需缕清每笔信用证业务背后涉及的整个贸易流程,尤其是参与角色的各方关系。具体可从以下三方面着手:
  首先,单证人员应有效利用反洗钱和国际经济制裁高风险敏感国家或地区参考名单进行风险识别。OFAC制裁是美国发起的经济贸易领域制裁,鉴于美元是最主要的国际结算货币,目前被普遍认为是范围最广、惩罚力度最大、渗透程度较深的制裁。OFAC官方网站,经常不定期更新制裁名单。今年1月,我行根据制裁名单监测软件Bridger Insight,开发了嵌入到GTS系统的黑名单检测系统,首期实现了对外汇及CIPS跨境人民币汇出汇款的制裁名单实时监测,这大大提高了日常单证工作的反洗钱监测效率。我们做任何单证业务前需严格对所有的参与角色进行名单筛查。
  其次,无论经办银行处于信用证的哪个环节,比如开证、通知、转让或融资等等,其不仅要对信用证的所有参与银行如开证行、通知行、转让行、议付行进行名单识别,还要细致到附属角色,比如偿付行、账户行等。因为根据OFAC长臂管辖原则,即如果外国金融机构涉嫌违反美国有关法案的规定,只要上述机构在美国设有分支机构或在美国境内开有账户,原则上美国法院可以行使司法管辖权。因此信用证业务中只要有一方,比如账户行是美国银行,那么这笔业务都会受到OFAC监管。
  最后,从非银行参与角色的角度,除对主要的申请人、受益人、第二受益人进行名单筛查,还应细致到所有的附属角色,如船公司、发货人、保险公司等。以OFAC制裁项目下的最新SDN名单为例,全文长达592页,不仅涵盖进出口贸易商,还包括航运公司、货运代理等机构,甚至细致到具体船只、飞机等。可见,OFAC这张无形之网已经围绕贸易各个环节撒开了。只要任一方属于SDN名单,都会影响单证业务。

  货物(FIELD 45A
  信用证的核心是货物。反映货物的标的物是货物描述、价格和运输单据。通常涉及到洗钱用途的信用证有以下种表现形式:
  1.单价或总价特别离谱,严重背离市场价值。实务中,应特别警惕价格严重不符合市场行情的信用证,一旦发现此类单证,应引起高度警觉。
  2.货物种类进入SDR名单,如涉及恐怖主义的危险武器或化学品。一些危险货物的专业术语相当复杂,单证人员非相关领域专业人员,对此缺乏专业知识。为避免漏网之鱼,可通过各种途径比如网络搜索查明货物具体类别。
  3.运输单据的货描。上述两种类型一般体现在信用证45A域,通过45A域就可大致判断出其是否是洗钱信用证。与前两种类型信相比,这种只能通过运输单据货描来判断是否洗钱的信用证隐藏得更深,因为其45A域都显示是正常货物正常单价,但运输单据如提单上面的货描就很有猫腻。通常分为以下三种:一是货描洗白。由于运输单据系独立第三方出具,其对货描相对客观。但如果货物是危险武器或危险化学品,犯罪分子可能要求运输公司使用统称如化学品打擦边球。因为UCP600规定运输单据可使用与发票货描不相矛盾的统称(IN GENERAL TERMS,这条规定容易给犯罪分子钻空子。二是空集装箱运输。即提单显示货描是正常的集装箱,但集装箱内没有任何货物,这是典型的虚构贸易洗钱。三是更有甚者连运输公司都是洗钱团伙中的一份子,这种情况下更是连货描都彻底洗白,解决方法就是上述提过的名单查询。

  付款期限
  申请人和受益人双方的谈判地位一般决定着信用证的付款期限。一般大额贸易或者设备信用证都需要分期支付。如果此类型信用证采取即期付款,应怀疑其洗钱可能。因为缩短付款周期可以减小洗钱被识破的风险,或者能规避大额交易报告制度的管制。
  与之相对应的是,很多洗钱用途的信用证经常开立成延期付款的类型,以便其到银行叙做融资,如出口押汇、福费廷等。因为如果银行给其提供了融资,就能更加掩饰资金的非法来源和性质。值得关注的是,根据以前的欺诈例外的例外原则,如果银行对已承兑的汇票叙做了福费廷或贴现等善意融资业务,开证行也必须履行偿付义务。但由于出现了最新的OFAC“长臂管辖原则,信用证独立性原则遭到根本性的破坏,任何处于洗钱链条的银行都不能独善其身,其可能会受到美国法院的起诉或罚款,从而蒙受经济损失和声誉损失。所以银行应谨慎对待单证业务的融资请求,以确保自己不被无辜地卷入洗钱风暴。

  信用证类型
  实务中常见的洗钱高风险信用证是转让信用证和红条款信用证。
  由于UCP600规定信用证可以转让给不止一个第二受益人,且其之间相互独立。实务中往往存在不仅第二受益人与第一受益人不在同一地区,转让行与交单行又不在同一地区的情况,所以洗钱团伙经常利用转让证的参与银行相互之间信息不对称的特点,比如开证时特别声明本证可多次转让,或罗列多个第二受益人并辅之以复杂的回转操作,以模糊甚至掩饰不法收益的性质和来源,从而增加反洗钱监管的难度。经办银行作为转让行时应严格审核信用证流程中的每一参与方。
  对于红条款信用证(RED CLAUSE L/C),洗钱行为似乎变得更加方便快捷。在收到信用证通知后,受益人只需提交收据证明或装船承诺等类似单据就可从银行先行获得款项,这对银行的风险是显而易见的。所以银行如收到此类信用证,应仔细对其甄别,如看其预收款所需单据是否包括正规船运公司或仓储公司的订舱单。
  与红条款信用证类型相似的还有一种是打包贷款信用证,受益人只要凭收到的信用证而无需任何单据即可从银行先行融资,获得款项。银行应在融资前对信用证仔细辨别,以免因疏忽而沦为犯罪分子的洗钱工具。贷款发放后,融资行还应再关注其后续的交单和支款情况。

  所需单据(FIELD 46A
  通常一笔真实的信用证货物贸易还涉及到很多类型的检验,比如质量证明、数量证明、产地证明、免疫证明等,这都需要相关的独立第三方机构通常是官方机构来出具证明。但如果犯罪分子只是洗钱用途,其所需的单据通常比较简单,比如仅包括发票、装箱单和非物权单据等,基本没有涉及到需要第三方机构出具的单据;或者就算需要某种类型证明,也只是由受益人、申请人出具,而非由独立第三方出具。当然,为了更好地隐藏洗钱行为,也存在由某独立检验机构出具证明的情况,但不幸的是,此机构也是洗钱团伙链条中的一员,这种情况下的解决方法还是要靠第一步的名单查询。
  总而言之,在当前国际形势日趋复杂、OFAC制裁趋严的大背景下,无论从合规经营保护银行自身的微观角度,还是从维护全球金融安全打击洗钱犯罪的宏观角度,单证人员都应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蛛丝马迹,揪出隐藏在单证里面的洗钱白骨精,坚决对高度可疑洗钱交易”SAY NO”,并根据情况适时向当地人民银行报告。

 


来源: 编辑:储小娜 林 芝 农行嘉兴分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