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战略下的金融支持着力点 ——以浙江省临海市乡村旅游业为例
点击量:23547 2018年08月03日

[摘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重大历史任务,是新时代三农工作的总抓手。要支持乡村振兴战略,落实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和生活富裕的总要求,银行须提供综合化的金融产品与服务。本文结合临海乡村旅游实际,乡村振兴战略,金融机构如何运用各方面的资金来助力乡村旅游产业的发展,政府部门及企业农户如何通过建立金融服务平台,开发旅游产品等方式进行融资,从而促进乡村旅游产业的向前发展,提出了一些对策和建议。

[关键词] 乡村振兴战略    金融支持      对策


一、临海市丰富的旅游资源和区域特征使金融支持旅游业发展成为必然选择。
    (一)从旅游资源看。临海市旅游资源是浙东地区最丰富、最容易开发和出成效的资源,也是拥有资源中最具开发价值和市场潜力的高附加值资源,临海地处浙江东部沿海、长三角经济圈南翼,是区域和人口大市。全市陆域面积2203平方公里,海域面积1590平方公里,三面环山、一面靠海,呈“七山一水两分田”地貌,属亚热带季风气候,四季分明,雨量充沛,年平均气温17.3℃,常年平均降雨量1638毫米。辖5个街道、14个镇,人口120万。习近平、温家宝、张德江、王岐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来临视察。

临海历史悠久,底蕴深厚。早在10万年前,就有“灵江人”在此繁衍生息。置县设郡已有2000年,是浙江省首个获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县级市,素有“小邹鲁”和“千年台州府,满街文化人”的美誉,“江南长城”台州府城墙、戚继光抗倭卫所桃渚城、明清紫阳古街、唐朝龙兴古寺、宋代东湖园林、唐宋元巾山群塔及骆宾王祠、郑广文祠、文庙等古迹星罗棋布。台州府城墙入选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紫阳街入选中国历史文化名街。临海山海秀丽,生态优越。素有“海山仙子国”的美誉,浙江省第三大水系灵江贯穿全境,浙东南第一高峰括苍山是是国家级森林公园、中国大陆21世纪第一缕阳光首照地,台州府城文化旅游区通过国家5A景区景观质量评估,桃渚风景区列入第九批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灵湖景区获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我市成功创建浙江括苍山国家森林公园,桃渚风景名胜区成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永丰镇成为中国特色休闲小水果之乡,白水洋安基山国际滑翔伞基地成为省运动休闲旅游优秀项目。获2017年度森林浙江建设考核优秀县市区。

(二)从旅游市场前景看。“千年古城,更忆临海”旅游品牌深入人心。2015年以来,临海市全面启动 “兴民宿、旺电商、百万农民创新业”行动,成立了由书记市长担任组长的全市农家乐休闲旅游工作领导小组,制定了《关于推进民宿型农家乐休闲旅游发展的实施意见》,每年为农家乐民宿发展提供3000万元资金支持,在全省首创了鼓励职工在市内疗休养政策,临海乡村旅游呈现欣欣向荣的发展势头。目前,全市已培育省首批3A级景区村2个(白水洋镇丁公园村、东塍镇岭根村),省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镇2个(河头镇、尤溪镇)、省农家乐特色村点4个(羊岩山茶文化园、涌泉山庄、藏龙谷农家乐园、下涨村),民宿型农家乐特色村9个(其中西部4个白水洋镇丁公园村、黄坦洋村、大泛村,河头镇山上叶村),培育了精品民宿5家、农家乐162家,打响了羊岩山茶文化节、括苍、白水洋桃花节等乡村特色节庆品牌,2017年全市乡村旅游接待游客达到490万人,直接经营收入达到2.2亿元。乡村旅游已成为美丽乡村建设的风向标,成为推动农村产业经济发展和农民增收的重要力量。

(三)从临海地域特征看,东部工业基础较好,但中西部受自然资源、古城古迹保护等条件因素制约,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难以形成竞争力和优势产业。旅游业是一个既能保护生态环境、又能促进经济发展的双赢产业,发展旅游业是临海大开发中减轻对自然环境压力,克服生态脆弱劣势和有效利用资源的必然选择。同时加快旅游业发展可以更好的提高基础设施的利用率,产生联动效应,促进和带动整个临海经济尤其是第三产业的快速发展,创造更多的效益。近年来,临海业态活、主体活、机制活,一二三产加速融合,乡村旅游、民宿经济、创意农业、文化礼堂和电子商务等新业态活力迸发,建成乡村振兴精品村10个以上,A级以上景区村100个以上,新增农村文化礼堂150家以上,建成村级电商服务点115个,电子商务专业村9个。农村产业快速向规模化、专业化发展,新增农业龙头企业2家、家庭农场103家、农民专业合作社264家。

(二)金融支持支持临海市乡村旅游业产业发展的信贷政策及产品

在临海市内国有商业银行中,目前仅有农行针对乡村旅游制定了行业信贷政策,以 “渔家乐”贷款介入依托周边景区、当地休闲渔业、民俗风情、自然风光等特色资源、住宿、购物、娱乐的乡村旅游项目, 其他行均无专门旅游特色的项目。从各行产品来看,目前国有商业银行主要通过个人经营贷款、个人助业贷款等产品,以抵押担保方式为主,部份股份制银行及地方农商银行以大小微贷款、小额农户贷款等对接小型景区和乡村旅游介入部份乡村旅游点、种养合作社经营户的资金需求。非针对性的信贷产品难以支持整个乡村旅游产业做大做强。

二、金融支持乡村旅游业的难点与问题

“农家乐”为代表的自主发展模式难以形成精品旅游项目,游客消费也体现快速简单的特点。以“农家乐”为代表的自主发展模式尚处于乡村旅游的发展初期,以单一个体的自主开发为主,由于资金实力有限,为获得短期的经济利益,对乡村旅游的投资开发不够,文化内涵挖掘不深,难以形成旅游精品项目。缺乏内涵的乡村旅游项目为游客提供的也多是一些简单、雷同且相对粗糙的快餐式的乡村旅游产品,面对这种低层次的乡村旅游产品,游客在乡村旅游目的地逗留的时间也相对较短,消费也主要以吃一顿农家饭、买一些土特产为主,这种走马观花式的过客行为完全不能体现出乡村旅游的休闲性和参与性,也难以引起游客的重游意愿,为乡村旅游地带来稳定的客源,从而促进旅游地的持续健康发展,实现乡村振兴。

“景区化”为代表的政府主导模式导致政府债务压力过大,农民利益也逐步被边缘化。目前以“景区化”为代表的乡村旅游模式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大多以政府为主导对资源禀赋优异的乡村旅游目的地进行规划,并吸引外来资本进行景区化开发、管理与经营。但这种模式在开发和规划初期往往需要政府投入大量的资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形成一定规模的旅游示范项目后,才能吸引民间投资,拉动民间资本参与,这为政府带来较大的债务压力,很多项目计划政府受限于资金压力,只能暂缓或停止开发。在政府主导的“景区化”乡村旅游模式下,由于乡村居民资金、信息及话语权的缺失或非对称,使原本作为乡村旅游的主人在乡村旅游开发中日益被边缘化,大多数乡村居民及其利益被剥离在了乡村旅游之外,不能实现乡村居民的利益和乡村旅游经济整体利益的同步增长,更谈不上乡村振兴了。

金融支持临海乡村旅游产业的制约因素。首先,产业发展不充分、经营效益不高,金融机构无心进行信贷投放。一是“农家乐”式的乡村旅游大多没有进行过专项的旅游规划发展盲目性很大,许多开发和经营行动得不到应有的规范,也没有系统的营销战略。一般处于原始、被动的水平,依赖朋友关系、“回头客”或口碑传播,宣传手段单调且缺乏针对性,所以相关的旅游企业和个体农户极难获得金融机构的信贷支持。二是由于山区乡村旅游的季节性较强,旅游设施利用率低,加上旅游行业竞争激烈,不少“农家乐”不惜成本进行恶性竞争,使得乡村旅游经营者受到拖累而处于亏损或潜亏状态,经营效益不高,金融机构顾虑其偿付能力,一般不予贷款。三是制度不健全、担保物缺乏,金融机构无力进行信贷投放。一方面,长期从事传统农业的农民普遍缺乏财务管理意识,农民经营的“农家乐”多数都没有建立规范的财务管理制度,账簿不健全,金融机构对其信贷资金的使用情况、经营情况及效益都无法作出准确的评价,而金融机构又没有专门针对这类旅游经营主体的指导机制,所以导致金融机构有心却无力进行信贷投放。另一方面,农户的土地、房产等抵押价值不高,其他可抵贷资产少,在申请贷款时很难找到价值足够大又能长期保值的抵押物,金融机构受限于自身的风险防控机制,在抵押物不足的情况下难以进行信贷投放。四是旅游业投资周期长回报慢制约金融机构投资的积极性。旅游业的投资周期一般都比较长,如景点的开发、景点基础设施建设、宾馆度假村建设等,投资金额较大、周期长、回收慢。旅游投资长期贷款项目获批困难,而短期贷款对旅游项目建设期限过短,可操作性不强,造成金融机构信贷投入的积极性不高。

三、提升乡村旅游金融服务的路径和措施

(一)地方政府要多措并举,营造乡村旅游业发展的有利环境。政府要通过政策引导,明确乡村旅游产业的发展定位,加大对外宣传力度,改善地区信用环境,为乡村旅游业发展提供良好的外部环境;增加财政投入,支持景区深度开展和改造,引导社会资本投入;培育乡村旅游龙头企业,整合旅游资源,形成产业集群,把乡村旅游作为振兴乡村发展、提高农民收入的重要抓手。

1)发展思路有待调整。一是尽快对特色类乡镇的乡村旅游开发进行统一策划 乡村旅游资源大部分不属稀有旅游资源,难以形成垄断性竞争优势。目前我市乡村游的娱乐项目普遍以采摘、垂钓、打牌为主,存在品种单一,类型同质化、参与性太少、整体档次不高等问题。真正打响临海乡村旅游品牌,除了能带动台州市范围的客户群,还要有一定量的省内外客户群,在长三角区域内打造“临海乡村旅游”的品牌金名片。我们需要认真定位与思考,锁定乡村旅游的目标客源市场,对特色类乡镇进行统一策划,结合我市特有的文化底蕴——抗倭文化、古长城文化、道教文化、茶文化、渔文化、竹文化等,对特色类乡镇的乡村旅游开发进行统一策划,锁定乡村旅游的目标客源市场。建议以“抗倭长城、千年曙光、古镇、名山、生态、湿地”旅游品牌为主导线,将我市丰富的文化遗产和历史遗迹、景区建设连接起来,从经营管理上将分散的旅游吸引物集合成一项可在市场上推广的乡村旅游产品,进行联合营销。赋予乡村旅游以时代特征和内涵,建立市、镇、村三级联动的乡村旅游产品营销网络与平台,围绕“山、海、城”三大主题,做大乡村节庆旅游文章,进而提高乡村游的文化品位和附加值。二是发展政策有待调整。前期以补到户为主的政策,没有补到点子上,实施难度大,极易带来后期信访隐患。市里每年3000万元专项扶持资金,至今全市仅补助1410.8万元。三是发展质量有待提高。同质化现象明显,各地各村点一味跟风模仿,且仿不到精髓,营销能力弱,缺乏长远眼光,公路、停车场、服务中心等设施简陋,公共服务和业态配套落后,“观光客”多,“回头客”少,难以带动当地社会经济发展。

2)多规合一,高标准设计。全面融入“全境景区、全域旅游”全市旅游大格局,计划邀请中国美院进行全市美丽乡村总体规划,进一步对接括苍山国家森林公园规划、羊岩山茶文化4A级景区规划、安基山国际滑翔伞基地规划,灵江两岸开发规划等内容,进一步挖掘农村优越的自然生态、历史文化资源,推动乡村旅游跨越发展。同时,我们将及时修订农家乐民宿扶持政策,将原先天女散花式扶持,调整为对景区村、重点村的“点对点”精准扶持,强化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配套产业建设,全力打造可看、可玩、可吃、可住、可游、可购的精品旅游村,确保建一个、成一个、带一片。比如:对临海市委蔡永波书记考察过的黄石坦村,该村背靠括苍山,位于方溪水库源头、九台沟景区入口,村内传统风貌和石屋石居保存完好,具有良好的旅游开发资源,2016年被列为中国传统村落。黄石坦村民宿发展已经起步,共培育了13家,其中2家达到浙江省“金宿”标准,目前,我们已统筹安排美丽乡村精品村、民宿发展重点村、经济薄弱村转化等项目,合力把黄石坦打造成为临海乡村旅游发展的一张金名片。

3)三产融合,高水平发展。把农业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作为乡村旅游发展,一二三产融合的新引擎。把乡村旅游列入市国民经济发展规划。推动乡村旅游开发项目与各类支农资金挂钩,加强对乡村旅游村、企的信贷支持和担保支持,给予一定比例的补助或贴息,为乡村旅游发展提供项目融资、信用担保、信托投资等服务,简化贷款手续,探索推行动产抵押、林权抵押、土地使用权抵押等形式,依法建立和完善乡村旅游融资担保体系。鼓励农民以土地使用权、固定资产、资金、技术等多种形式入股兴办乡村旅游,享有薪金、租金、股金等长期稳定的收益回报。比如羊岩山庄是一二三产融合的典范, 2017年羊岩山庄营业收入达到2000万元,春节黄金周期间营业收入60万元左右。目前,羊岩山庄的三产融合拓展上,整合了河头农业特产资源,统一包装销售,为游客购买土特产提供便利;推出了全时游项目,延长了游玩时间,提升了游客体验;完善了茶事制作、养身精心等项目,注入文化内涵,推动文旅融合;还增加了通过二维码扫描的按摩椅、山地车等,得到游客广泛好评。下一步,羊岩山庄计划在规模流转土地进一步做大产业规模,实现再造一个羊岩山目标。

  (二)金融机构要提高认识,完善乡村旅游业的产品与服务。

     1)金融机构要清醒认识到乡村旅游业不仅是农村经济新的增长点,而且是金融机构新的利润增长点。要将其作为县域经济的支柱产业予以支持,在乡村旅游产业链上做好文章,主动破解融资难点,创新符合乡村旅游业特点的信贷产品和服务模式,加大信贷投放力度;适当降低旅游企业的贷款准入门槛,在利率、期限予以优惠,特别是要优先支持合理利用古村古镇、民族村寨、农业和农村景观资源发展观光、特色和休闲旅游项目和企业。涉农银行机构要将支持乡村旅游发展与支农惠农紧密结合。要通过发放林权抵押贷款、门市房抵押贷款、联保贷款、农户信用贷款等多种信贷模式,为农民发展高效观光农业予以信贷支持。支持农民在通过引进新品种、新技术来提高产品附加值的同时,进一步引导农民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与乡村旅游紧密结合,坚持“以旅助农、以旅富农、以旅兴农”的工作方针。

2)金融与旅游的有机结合必将促进两者共同发展实现双赢。
深化金融服务旅游产业,推进经济结构调整和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拉动第三产业发展,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旅游业将进入“大众化、产业化”的发展阶段,并成为地方政府重点打造的产业品牌。一是旅游业的做大做强需要金融业大量的资金支持。旅游业基础设施建设、旅游产品开发等资金投入量大,且期限较长,需要金融部门给予大量的资金支持。二是旅游业发展离不开金融部门提供快捷高效的支付结算等金融服务。国内外游客在临海观光旅游离不开安全高效的金融服务,金融服务质量和水平的落后也势必影响旅游业的快速发展。三是金融产品的不断创新推动旅游业的发展。金融业不断创新结算方式和手段,为旅游业提供新型的金融业务,最大限度地满足游客的金融需求,促进旅游业发展。四是强化风险管理,开展摸底调查建好白名单,把握“少量多户”原则,加强贷后管理,并探索应用大数据技术,完善信用评级体系。五是创新营销思维,积极推广掌上银行APP,打造“互联网+乡村旅游”的智慧服务模式,大力推广 “e农管家”业务,打通乡村旅游点农产品乡村旅游全产业链子链的商业经营,开创“乡村旅游+农产品”农村电子商务模式。
    (三)农户和企业要树立品牌,提高乡村旅游业的个体融资能力。   

 优胜劣汰是不变的市场准则,单一个体在市场搏杀中需要大小并进。无论是农户还是企业,要想树立乡村旅游的精品形象,都需要从大局和细节两方面下功夫。一是在大局上硬件框架要跟随时代脉搏,结合地域特点、解读行业需求,建立适合当下互联网时代要求的乡村旅游商业模式。二是在细节上软件服务要迎合消费者心理。发展的眼光要放长远,改变急功近利的心态,提高从业者的专业素养,从本职工作入手匠心打造细节,追求极致的专业服务。

1)充分发挥临海市民间资金较多的特点,采取切实措施,调动社会各方面的积极性,建立多元化、多形式和多渠道的筹资途径。鼓励各种经济主体参与旅游项目的开发、建设、管理和经营,弥补政府投入不足的问题,加快旅游项目的开发。

2)捆绑市内旅游资源,做长旅游产业链

目前,乡村旅游的最大薄弱环节就是缺乏缺乏后续旅游资源。比如括苍的桃花观赏节,游客们一天尽兴之后,即使晚上食宿在括苍镇,但一来晚上缺少活动节目,导致游客无所事事,二来第二天还是前一天的老景观,一般游客当天就急着回家,很难留得住。其次就是季节性强,乡镇各自为游,很难统一在一起。因此,把临海其它的旅游资源与乡村旅游相结合,设计出几条可供游客选择的旅游路线,实施“二日游”甚至“三日”、“四日”游,则是留住游客的上上之选。比如白天游客在括苍观赏桃花,晚上可住在临海市区逛夜临海,领略临海夜景,第二天可以安排到尤溪峡谷漂流或者到桃渚领略“明城”风采、国家地质公园的风光,从而把临海各地的乡村旅游结合成“游、吃、住一条线”,进一步提升内涵,把旅游产业做长做大。

3)重视和加强环境保护,打造低碳环保游

临海市乡村旅游的优势在于良好的生态资源,但随着乡村旅游的迅速发展,一些景点游客数量急剧增多,所带来的生活污染问题,要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特别是一些地方将山区野生动物、溪流性鱼类作为当地特色菜招揽顾客,如不加强监管,生态平衡必将遭到破坏;还有一些乡镇由于交通设施没有跟上,道路仍然停留在没有开发旅游前的乡道甚至村道的标准上,一旦旅游开发,引来四方游客,大量的车辆没有合适的停放位置,只能乱停乱放在路边,以致道路堵塞,阻碍了交通,更使一些游客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这方面,括苍镇举行的第二、三届“桃花观赏节”就做得较好。该镇吸取了上一届的教训,设立了两大入口线,一个出口线和一条应急车道;并根据景区的环线单行交通线路设置,在各路口将设立指示牌,并开辟了下洋顾和岭溪村三个停车场,有效地缓解交通压力。在游客比较集中的地方新增了3所公厕,以及许多垃圾箱,收集生活垃圾,保护生态环境。同时,该镇特地在各停车场旁设立自行车租赁服务区块,每个服务区块提供50到100辆不等的单人、双人公共自行车。游客可邀一二好友,乘缕缕清风,骑行在田间巷陌,穿行于桃花丛中,览无边绿意,阅满目桃红,从而体验低碳环保游的新鲜乐趣。同时,对列入农家乐管理的,要加强餐饮卫生、厨艺培训,要在尽量体现原汁原味的土菜风味的同时,做到绿色、环保、清洁、卫生。对可入住的小旅馆,要统一提高档次,一定要做到干净、卫生,让游客吃得开心,住得放心,从而提高游客的回头率。

4)注重人才培养,为乡村旅游跨越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乡村旅游业的发展不同于传统旅游业,发展更多依赖于资本和人才的推动。培养人才要站在发展临海文化旅游产业,推进区域经济发展的高度来认识,以定向委培、引导培养等多种形式,培养中、高端乡村旅游经纪人才。建议在临海职高开办乡村旅游专业班,把各乡镇的综合班、提高班办成以发展乡村旅游息息相关的文化艺术班。同时采取多种形式的短期培训,举办与发展乡村旅游密切相关的厨师烹饪班、民俗礼仪班、传统文化艺术班、手工技艺班等各类培训,进一步加强乡村旅游从业人员队伍建设。培训一批优秀的讲解人员(导游),培养和造就一批本土实用型人才,为我市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提供人才保障,推进乡村旅游的可持续发展。

乡村是一种环境,乡野是一种特色,农家乐是一种文化,乡村不是落后的代名词,这种产品在当代都市化浪潮快速推进背景下,越来越稀缺,也就越来越珍贵,它完全可以推动乡村旅游产业发展。通过发展乡村旅游业,实际上是创造一种特色,打造一种品牌,利用原生态的环境来扩大宣传,找准定位,创造特色,达到让游客乐在其中,让群众富在其中的目的。我市的乡村旅游业一定做精做强,在高质量打造美丽乡村方面再上新台阶迎来跨跃式的发展,使我市成为极具吸引力的浙东南旅游集散中心和旅游经济大市。




来源:台州市银行业协会秘书处 编辑:农行临海市支行 党振华 毛文彬 李剑勇
友情链接